济南网上炒股

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踏破太古(书号:43108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谁比谁更憋屈

作者:易水川
    神武大陆由明战变成了暗战,表面上四界联军和本土修者井水不犯河水,暗地里双方的刺客、杀手忙得不亦乐乎。

    各种见不得人的战报不时被送到各联军的统帅部和鸿岚阁的长老手中。

    根据影堂送来的情报,鸿岚阁和辟徵宗损失相当惨重,已经到了伤筋痛骨的程度。

    现在鸿岚阁和辟徵宗想要退出已经不可能,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是风廉最想看到的结果,他还真在心里祈祷“夜之吟唱”将鸿岚阁和辟徵宗从神武大陆抹去。

    这些年唯一的一次异动就是十余年前,有人从域外传来消息,一声惊天动地的“凝身”响彻宇宙八方。却没人能知道是何人所喊,在做何事。

    阿门现在外松内紧,表面看很正常,甚至有很多门人无所事事,其实暗地里每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

    由穆勋训练的兽人和羽人战阵第一批二十万人,在风火和弗里斯的带领下,已经悄无声息地通过星门入驻几乎成为空城的沐云城。

    第二批三十六万人分别入驻阿门领地内的各大城市以及百花谷。

    第三批三十万人正在训练中,大概三年后就能配置装备。这一批人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佼佼者,风廉打算留在宗门内,以防不测。目前由苏昊儒和肖楠丹夫妻负责统帅。

    洪妍琪和古思图对战阵兴趣极高,也拉着两族的封神强者让穆勋给训练了数年。虽然没有刻意施展战阵的灵器,但是他们之间的配合无比默契。将来在对战中肯定能出奇效。

    金血负责永定城和阿门所有工坊,忙着炼制灵器和丹药。这家伙不管怎么忙,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去跟洛嫚打情骂俏一小会才会有精神。

    风廉、计芳华和风云兵分三路,忙着联络各大宗门世家,商议如何给四界联军挖一个大大的坑。

    这期间,风廉与农煊禅秘密商谈了一次,让他带领麾下炼器师去改装、升级战舰。同时希望他能配资开户 上从魔界归来的农家族人,风廉想跟他们面谈。

    哪怕日夜忙碌,耽误了很多修炼时间,因为有着灵界生灵的感悟,风廉的修为每时每刻都在增长,不觉间已经要步入大君高级。而原先大帝高级的农煊禅现在也才步入大君中级。

    这一日,他要见的是一个自己不想见,但又不得不见的人,魅言岚。

    整个计划中,鸿岚阁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他相关宗门世家皆已谈妥,现在就差鸿岚阁和辟徵宗这个重要的环节。

    不管农煊禅所言鸿岚阁和辟徵宗原本就是一个宗门的消息是否属实,风廉都不想见辟徵宗的任何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见鸿岚阁的人已经是他的极限。

    风廉原本想带着古思图一起,因为太古禁地那边出了点状况,他不得不回去处理,只能一人独自前往姬家主城天和城,那是他和鸿岚阁约好的地点。

    但是当他赶到天和城,却被告知,魅言岚不想在这里跟他见面,让他到月阴山等候。

    风廉依稀记得,那是他跟魅言岚第一次决斗的地方。现在时间紧迫,第二波陨石雨即将降临西大陆,他不及多想,立即转身直奔月阴山。

    再次来到月阴山,风廉并没有半点熟悉的感觉,粗略地感应了一下周边的环境,没有任何异常。

    不过仔细一想,也只能在心里摇头,鸿岚阁的杀手如果在这里伏击他,他根本感应不出他们的存在。

    以及如此,不如大步向前迈。

    “你还真敢孤身前来,就不怕我在这里伏击你?”魅言岚坐在一块石头上,不温不热地说道。

    风廉实话实说,道:“怕,当然怕了,但是我想你比我更怕。”

    魅言岚双眼闪过一丝嘲讽,道:“我怕?我怕什么?现在鸿岚阁已经到了生死关头,还有什么可惧怕的?不像你,一下又是圣子,一下子又重建宗门,现在又当起救世主的角色,你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风廉说道:“我不是来跟你斗嘴的。我实话实说,我只想要一块安身立命的地方。一个能容得下我家人的地方。现在这个地方很可能就要被毁掉,所以我来找你,既是你帮我,也是我帮你。”

    魅言岚说道:“好呀,如果你能打得过我,我就相信你能帮到我。”

    不管风廉是否同意,她手中的界隐已经刺向风廉的心口。

    这一击跟以往比,真是天壤之别,不仅更刁钻狠辣,气势更是悄无声息。

    黑光过处,空间碎裂,丝丝缕缕的空间之力散溢出来,都能将风廉的肌肤划出细小的伤口,鲜血像断线的珠子掉落。

    风廉虽然一直在提防着对方,但是这一击的速度太快,而且没有任何预兆,他最终还是没能避开。

    “当”的一声,魅言岚满脸惊骇地看着风廉,她没想到风廉居然还有能格挡得了界隐的灵器。

    强大的力量透过镜殁,破开他的大道法则,直接震动到心脏,让风廉忍不住闷哼一声。

    “既然你的强项是近身作战,那我就让你的优势成为永远的劣势。”

    风廉大怒,无名刀向着魅言岚的颈脖砍去。对方迅速收回界隐,格挡住无名刀。

    一片火光飞溅,映照着魅言岚愈加惊骇的表情。

    上次她与风廉对战,无名刀在界隐面前,简直就如纸糊的一样,根本不堪一击,被划拉得差点成了废铁。

    为何这一次居然没能占到便宜,还被风廉强大的力量震伤了筋脉。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他居然强悍如斯?

    风廉心中也是无比惊骇,才多久不见,魅言岚的战技提升如此之快,特别是对空间法则的领悟,已经达到让他仰望的高度。

    她的每一击,都含有隐秘而又无坚不摧的空间之力,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划伤。

    不管修为多高,哪怕达到“天”那种级别,只怕也难抵挡空间之力。更何况才是大君的风廉。

    但他不可能退缩,只有步步紧逼,才能让她无法施展空间法则,否则让她躲入空间节点中,再猛然冲出,他不敢保证自己能否躲得过去。

    而且现在他的目的就是要战胜魅言岚引以为傲的近身战技艺。即使不能在她心里留下阴影,也要让她知道,在他面前,她不收敛一点,就只能被虐!

    从灵器的角度来说,魅言岚的匕首更适合近战,可以灵活运用,攻防兼备。无名刀因为太过沉重,而且超过一般长刀十几公分,灵活性要差许多。

    但是凭借自身强大的力量和肉身的超强防御,风廉依然打得魅言岚没有还手之力,还有精力去扰乱周围的空间节点。

    让他像魅言岚一样瞬间打开空间节点,并躲入其中,他很难做到。但只是搞破坏的话,他能瞬间撕裂一道空间裂缝。

    魅言岚气得直咬牙,风廉步步紧逼,每一次与无名刀接触,都被风廉强大的力量震得双臂发麻。而他大开大合,速度又是极快的打法,让她很难抽身。

    最可恨的是,这家伙居然把周围的空间节点全部弄乱,她想要施展空间法则都找不到落脚点。

    两人近战的声势并不大,但是危险系数却已经达到极高的等级。他们周身百米之内,所有花草树木都被散溢出来的灵力研磨成齑粉,空间更是一层层不断扭曲,又不断恢复。看着就像水波中的倒影。

    魅言岚越打越憋屈,怒气蹭蹭蹭地往上冒,娇喝一声,速度突然加快了许多,反守为攻,界隐划出的黑光组成一张黑网,将风廉笼罩在其中。

    风廉不敢大意,无名刀舞得密不透风,不断破解对方攻势的同时,还不忘将灵炎渡入对方体内。

    “你到底是谁?”风廉突然问起。

    刚才他灵炎渡入魅言岚体内的时候,不是他渡入,而是魅言岚主动吸收,并能清除掉他留在上面的神识。这样的情况他可从来没见过。

    注入自己灵力的灵炎,岂是能随随便便收入体内?不爆体而亡才怪!

    可是他明明感应到了魅言岚在主动吸收他的灵炎,这个主动,不是她意识的主动,而是下意识的反应,为什么会这样?

    “取你性命的人!” 一丝忧伤在魅言岚眼中一闪而过,攻击愈加猛烈。

    “魅言岚,岚岚,诸葛岚……”风廉步步后退,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又问道:“岚岚?!你是岚岚?”

    魅言岚冷冰冰地答道:“岚岚也是你叫的吗?你去死吧!”

    风廉仿佛回到了碎裂域炎塔下面的矿洞中。

    赤身裸体的他正在想方设法解决身体石化的问题,突然闯进两个少女,其中一个叫诸葛岚的小少女,长得娇小玲珑,如粉雕玉琢般,但是却很蛮横……

    矿洞大乱,灵炎出世的时候,他与小名叫岚岚的诸葛岚共患难,轮流背着彼此想要逃出生天。

    可是后来,他一个失手,杀了一个叫诸葛炎的人,那个人,就是诸葛岚的父亲。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他永远忘不了诸葛炎最后的眼神……

    如此深刻的记忆,他为何一直没有想起?风廉心里暗骂自己。

    风廉不知道,他回忆不起这段往事,是因为魅言岚主动割断了与他的所有因果关系。

    直到魅言岚能主动吸收灵炎,才让这些因果重新串联起来,让他想起在碎裂域地底大殿中,那些参与采矿大赛,处于矿洞中,并幸存下来的人,体内都会有灵炎的气息。

    金血、余毓雅、候寒两兄弟等这些人,体内都有灵炎气息,对灵炎有莫名的亲切感,当年风廉就是因此才能帮他们炼化体内的能量结晶。

    “岚岚,我一直想跟你道歉,那天……”

    魅言岚疯狂地嘶吼道:“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因为不想回忆往事,灵炎一直被她压制在体内。此时被风廉激发出来,瞬间让她怒意、恨意、杀意如灵炎般,熊熊燃烧。

    风廉心中对魅言岚一直有着愧疚,虽然杀她父亲并非本意,但是事实是他杀了。而且是当着魅言岚的面,换上谁,估计都难以接受。

    他只能边战边退,不停道歉,不停解释。可是现在的魅言岚已经处于疯狂地状态,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弄到最后,风廉自己也火了,不管不顾地拼杀。

    两人你砍我一刀,我刺你一下,完全不顾生死的交战。黑红两道光芒不断交错闪耀,鲜血不停飞溅……

    两人打了大半天,风廉终于不耐烦了,以刀背砍在魅言岚颈脖上的穴位,渡入灵力才将她击晕。

    要不是风廉多少还保留了一丝理智,魅言岚定要被他砍成肉泥。

    风廉有气无力地靠在一块已经被磨平的岩石上,看着卷缩在地上的魅言岚,心中无尽感慨。

    没想到当年那个天真无邪,有些小蛮横,但又爱心泛滥的小少女居然成了冷血无情的鸿岚阁阁主,天下杀手的共主。

    此时回忆那段往事,风廉还是感受到阵阵暖意。但是他知道,魅言岚对自己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根本没法通过交流沟通让她释怀。

    毕竟是杀父之仇,而且是当着她的面,让她如何释怀?

    怪不得第一次见面之后,鸿岚阁一直跟自己作对,总算是找到了原因,风廉心中一块巨石放下,毕竟被一群如鬼魅一般的杀手惦记着,却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是很危险的事情。

    其实风廉心中也很憋屈,当年的情形是诸葛炎想要杀他,向他冲过来,他是下意识地自卫反击。结果阴差阳错地把对方给刺死了,偏偏这家伙还是魅言岚的父亲。

    让风廉怎么解释,估计也解释不清楚。

    这个锅他肯定得背,但是这么背着他很不舒服,心中的委屈又该如何去说,找谁说去?

    一番思量之后,风廉觉得自己根本没法跟魅言岚谈下去,这次合作很有可能黄了。但是他又有点不死心,最后还是留下一块玉简,将需要鸿岚阁配合的地方说明清楚,至于她去不去执行,只能听天由命。

    “看来以后我们还是永远不要见面的好。”

    风廉转身,他真的不想再见到她,因为从她的眼神中,他仿佛看到了梦洁刺向他后心的那种眼神。
登陆7z小说网(pzv433.cn)阅读《踏破太古》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pzv433.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