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网上炒股

7z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红杏姑娘(书号:43107

正文 第336章 领导

作者:二月杏
    弘喜自打出生,就生活在一座上上面,那上面有她最疼她的老爹,最爱念叨她的娘亲,以及老是笑的和狐狸一般的军师,和成千上万的兄弟。

    她从小的观念就是要劫富济贫,在她的心目中,这就是正义。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是对,还是错的。

    老爹甚至还一直和她讲,等她长大了,若是欢喜上了哪家的公子,也只管抢回来。

    拳头硬才是真本事。

    可是她的爹爹,却在她十岁的时候得病去世了。

    那个时候,寨子里的兄弟几乎将真州所有的郎中都掳了一遍到山上,可是还是没能留住老爹的命。

    她只记得自己哭了好久好久,甚至发誓,要去学医,以后身边的人再生病,那就不会什么都做不了了。

    可是事实上,那个时候的她,连一本三子经都认不全。

    只是寨子里的兄弟一直夸她,让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原来蠢的要命。

    再然后,她的娘亲因为接受不了老爹去世的打击,没有多久也过世了。

    在短短半年内,她失去了最重要的两个亲人。

    以前军师就和她说过,娘以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有一次回祖宅祭祖,在路上碰到了老爹。

    老爹对娘亲一见钟情,便放过了别的人,也没有抢走一分银小钱,独独抢走了娘亲。

    当时自己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外公还专门来谈判。只可惜自家老爹一向死心眼,认准了就不肯放。

    自家娘亲也不是没闹过自杀,只可惜都被拦下来了。

    这样磕磕碰碰过了那么多年。娘亲对老爹的态度一直都称不上好。

    大家背地里也都在说,娘亲对老爹是有怨恨的。

    但是在老爹去世之后的那段时间,弘喜眼睁睁的看着娘亲一点点虚弱下去,她是自己不愿意活了。

    弘喜相信,娘亲的心里,对老爹是有真感情的,不然怎么会愿意跟着他一块儿走了。只留下她一个人。

    弘喜并没有兄弟姐妹,寨子里除了老爹这个大当家也没有别的可以做主的人。

    她不过十岁。就被推了上去。

    她其实很多事情都不懂,还好,身边一直有军师帮着她。

    直到,那次下山。她遇到了那个让人一见,心就控制不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的人。

    军师说,她这是犯了花痴。

    她不懂什么叫花痴,她只觉得,这辈子如果能天天看到那个人,让她少活几十年,她都是愿意的。

    只是她心里虽然有着各种想法,但是那人对自己,明显是没有任何想法的。

    弘喜也不明白。这寨子里的兄弟都夸自己长得好看的紧,为什么他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后来她听那些兄弟们聊天,才慢慢意识到。他可能是嫌弃自己胸前不够丰满。

    可是如今她才不过十五岁,军师说了,自己还是有发展的空间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军师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张皱的厉害的老脸怎么就抖的厉害了。

    果然军师也是老了吗?

    弘喜想到这儿就忍不住的伤感,如果军师也走了。那她该怎么办呢?

    寨子里大大小小几千号人,弘喜她的梦想。只是做那人的娘子,这么多人的生计担在她身上,她根本无力承担。

    军师大概也察觉到了这点,所以这次朝廷招安的时候,他并没有直接拒绝。

    那个时候,她的眼里,心里,已经只剩下了那人。

    弘喜记得固人说过,女生外向,果然是没有说错。

    她偷偷找了他隔壁的房子住下,知道了他叫申侗笠,她在心里偷偷的叫他阿黎,她的阿黎。

    但是他只知道,他的隔壁住了一个爱穿红色衣裙的姑娘,即使遇见了,他也只会喊她一声:“红姑娘。”

    弘喜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她觉得这个称呼充满了生疏和距离。

    她努力学着做饭,然后给他送过去,可是她读书不行,做饭也不行,做什么都失败。

    她给阿黎做的第一次糕点,最后他拉肚子了。

    弘喜觉得心里特别难受。

    偏偏他还笑着安慰了自己,说世上还有人比她更加笨。

    她觉得自己都已经笨到家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做菜比自己更加难吃。

    她只觉得这样笑着安慰自己的阿黎,真是跟仙人一般美好。

    以前老爹就说过,如果真的喜欢,那就要尽快占为己有。

    就好比他当年一眼瞧中了娘亲,便直接抢回了山寨。

    那个时候娘亲是打算祭祖回去后,便定亲的。

    老爹的手脚要是再慢一点的话,娘亲就是别人家的娘亲了。

    弘喜觉得自家老爹说的话,那必然是有道理的。

    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就将人掳到了山寨。

    只是到了山寨以后,她才知道,这个看起来美貌无双,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竟然就是之前来招安的申大人。

    军师说她捅了马蜂窝。

    弘喜摇头,她觉得自己捅的是蜜蜂窝,虽然也扎人,但是里头有蜂蜜,甜甜的。

    不过三日,弘喜就后悔了。

    以前她偷偷做他的邻居的时候,他还会见到自己的时候冲着自己点点头。

    但是如今,他只是冷着一张脸,就是看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

    弘喜觉得原本被填的满满的心,一下子就被狠狠地扎了一下,里面的东西都哗啦啦地漏了下来。

    她觉得很难过。

    寨子里的兄弟都给她出主意。都说生米煮成熟饭了,那他就会认了。

    可是她不懂,这和煮饭有什么关系。

    娘亲以前说过。要想抓住一个男汉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汉的胃。

    但是她连抓住男汉胃的技能都没有,她只会舞刀弄枪,她的拳头够大也够硬,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觉得自己很失败。

    “阿黎,你为什么不看我呢?”弘喜不止一次蹲在申侗笠面前问他。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一句话都不愿意和自己讲。

    “是因为你是官。我是土匪吗?”弘喜忍不住问道。

    以前戏文里都是这么唱的,那阿黎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是土匪吗,如果自己不是了,那他是不是就会喜欢自己呢?

    弘喜想起了军师说的招安。

    “阿黎,如果我愿意招安。你是不是就愿意理我了呢?”弘喜继续问道。

    可是申侗笠还是没有说话。

    在申侗笠心里,他更加不能接受的是,原本住在自己隔壁的天真小姑娘,一下子变成了寨子里的女大王。

    这让他忍不住怀疑她接近自己的目的。

    申家当年被灭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亲近之人的出卖。

    所以他最恨的便是欺骗和隐瞒。

    弘喜无意中就误中了这点。

    “阿黎,你要吃山楂糕吗,山上的山楂都熟了,我给你打下来做糕点可好?”这是申侗笠被关的第十日。

    当年在方红杏的调教下。申侗笠老早学会了能屈能伸,只是有些事情,他却不愿意勉强自己。

    “阿黎阿黎。我今天捉了两只山鸡呢,我就用了一颗石子儿,我是不是很厉害!”弘喜忍不住小小地夸了一下自己。

    只是她知道,申侗笠欣赏的,其实不是这样的女子。

    可是,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这些了。

    她从小在山寨上长大,从她出生。就注定了,她就是个女土匪。

    她的爹是土匪,叔叔伯伯都是土匪,她除了做土匪,别人根本没有教过她还可以做别的。

    她也想做一名悬壶济世的郎中,这样她的爹爹和娘亲就不会这样去了。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她脑子笨,字都认不全。

    她只会用拳头说话。

    她的生存环境就是这样的,她也想改变自己,可是从来就没有机会。

    弘喜觉得自己那么那么喜欢她的阿黎,可是他却不愿意和自己说一句话。

    她忍不住蹲在他的脚边哭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老爹和她说的明明就不是这样的。

    她把阿黎抢回了山寨,那阿黎不是应该就是她的压寨夫君了吗?

    只可惜红老爹这个时候已经去世五六年了,弘喜即使有再多的疑惑,他也回答不了了。

    如果他还在世的话,他必然会跟他这宝贝女儿说一句:“傻孩子,用点脑子啊!”

    弘喜遗传了她娘的美貌,她爹的武功,独独没有遗传到脑子。

    申侗笠看着弘喜哭的难过,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如果真的要哭的话,那也该是他才对啊!

    他一个朝廷命官,受命来到这里,谁知道事情还没有办完,就被掳到了山寨里。

    如果是一般的劫持也就罢了,这山寨上的人,分明是想留他下来做压寨夫君的。

    这对于他来讲,是一个极大的侮辱。

    他记得以前方红杏就说过他太弱了,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也没有多少长进,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逃脱的法子。

    如果现在是方红杏的话……

    申侗笠忍不住想到了远在京都的方红杏,如果是她的话,现在必然不会像他这般,手足无措。

    她一向法子多。

    弘喜嚎了一阵以后,发现没有任何的动静,抬头一看,申侗笠明显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她心中一阵委屈,哭的就更加厉害了!

    她都哭了,为什么他还在想别的事情,难道她的声音还不够大吗?

    申侗笠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听到方红杏的声音呢?

    方红杏应该是在京都啊,而且她嫁人了,变成固家少夫人了。

    他只记得自己偷偷逃了出来。

    真的好奇怪,那白麂寨平日守备很是森严,为何独独那天守门的人都喝醉了。

    只是他自己不争气,趁黑逃下山的时候一不小心滚下了山坡。

    他想到以前方红杏对自己的嘲笑,果然百无一用是读书人啊!

    自己要是就这么死了的话,那方红杏会不会在自己的墓碑上写上“天下第一蠢蛋”,这样的语调倒是挺符合她的风格的。

    申侗笠有些苦中作乐的想着。

    “喂,小白鹭,你争气点啊。”隐隐约约,他听到有人在和他说话。

    这个熟悉而又独特的称呼,她真的来了。

    申侗笠一下就放心了,既然她来了,那自己这条小命,想必还能再留上几年。

    果然没有几日,他就慢慢清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了憔悴了好几岁的杜老。

    “杜老……”他看着眼前熟悉的摆设,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觉。

    他竟然回到了京都的申宅。

    “侗笠啊,你终于醒了。”杜老看到申侗笠醒过来,神色已经比较正常了,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这么大把的年纪了,实在是承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了。

    “让您老担心了。”申侗笠面露羞愧。

    他带着杜老。是想让他安享晚年的。

    偏偏却总是让他担心。

    “喵……”一直滚圆的豹纹猫慢悠悠地从申侗笠床前走过,然后停在杜老脚边,躺了下来。

    这是当年被他带回家的阿猫。

    “之前。是方红杏来过了吧……”申侗笠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是啊。”杜老有些感慨地说道:“她前几日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申侗笠微微一愣:“我昏迷几天了。”

    杜老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断断续续已经昏迷了好几个月了,从真州到京都,方红杏来过以后,你还昏迷了三天,之前一直在发烧,今天才退了。”杜老说道。

    这几个月。看着申侗笠的身体情况一直好好坏坏的,杜老也是心力交瘁。

    “那她……”申侗笠原本就不是愚笨的人。听到杜老这么说,再前后一配资开户 ,差不多就得出了结论。

    “她来看了你,回去就生了。她是个重情义的人。”杜老眼中带着欣慰,他果然没有看错那个孩子。

    若是一般人的话,自己即将生产,多半是不会过来的,毕竟她当时还请了瑭郎中过来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但是她没有,她甚至还在旁边指导。

    到手术结束,她的两鬓都染了汗水。

    “能认识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申侗笠道。

    他记得自己最初认识方红杏的时候。还嫌弃她粗俗,但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久,他也越来越发现。方红杏是一个很有自己原则的人,她比很多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申侗笠曾经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心,但是他更加清楚的知道,方红杏这样的女子,不是他有资格拥有的。

    她想要的那些自由。和她的理想,也不是他能够给的。

    所以。做朋友,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的确。”杜老点点头。

    能有这样一个愿意在危难时候伸出援手的朋友,的确是人生的一份大幸运。

    申侗笠在家里养了半月的伤,只能偶尔下床一下,便是行走都是极其困难。

    君皇宅心仁厚,免了他的朝拜。

    让他伤好了再上朝。

    只是,又过了几日,他就听说,白麂寨的人进京了,他们选择了招安。

    当年他去谈招安的事情的时候,只见到了那个像狐狸一般的中年男汉,只是他想要的,比他能给的,要多的多。

    所以并没有谈拢。

    后来又遇到了那个情绪多变的女大王。

    想起那些经历,申侗笠都忍不住的苦笑。

    弘喜住在自己隔壁的时候,他只知道有这么一个姑娘。

    他自认为是一个正人君子,没事自然不会老主意到隔壁的姑娘家。

    但是偏偏,她老是在自己面前晃悠,有一次甚至还送来了气味奇怪的东西。

    这让他忍不住想到了当年的方红杏。

    他当年被她救下,吃了不少时日的她做的菜。

    申侗笠活到那么大,第一次吃到那么难吃的东西。

    偏偏方红杏还要教育他,“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让他无从反驳。

    而弘喜做的,虽然有些难入口,但是比方红杏还是要好上一些的。

    只是效果,更加惨烈。

    那天,他上了五趟茅房。

    相比较之下,反而是方红杏的厨艺更加好些。

    只能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再之后,他就听来探望他的同僚,说了起来,这白麂寨的女大王除了那些基本的要求以外,只提了一个请求。

    那就是嫁给他,做他唯一的妻子。

    申侗笠实在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入了她的心。

    他甚至,都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他相信君皇,绝对不会同意这个荒谬的提议。

    只是那些同僚,带着一丝同情,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让他很是恼火。

    他索性就闭门谢客。

    偏偏别人不来了,那个恼人的弘喜却有出现了。

    申家的大门根本就挡不住她的人。几个弹跳,她就直接冲了进来。

    她如今也算是君皇的贵客,他自然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只好寒着脸,不和她说话,希望她自己识趣儿,觉得没劲儿了就可以离开了。

    “申大人。”申侗笠听到一个梳洗濯的声音,再抬头,就看到方红杏正笑意吟吟地看着他。

    而他,正在被弘喜纠缠。

    在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有种说不上来的尴尬。

    好似被方红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不过他最落魄的时候就是和方红杏在一起,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觉得尴尬的了。

    相比较上次见面。方红杏的身材明显丰腴了些,可能是刚刚生了孩子,月子做的很好,她的面色也很红润。

    这让申侗笠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方红杏的年纪比他还要小上一些。但是有时候,他却下意识地将她当做姐姐。

    “你快点走!”申侗笠想着,固静临也是朝廷命官,想必是知道了那个事情。

    这让他一下子又变得窘迫。

    可惜这弘喜的脸皮厚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完全当做没有听到这话,反倒是细细地将方红杏打量了一番。

    “你是谁?”弘喜有些敌意地看着方红杏。

    这个女子容貌长得不错,皮肤也白,最最重要的是,胸前还是鼓鼓的。这让她一下子有了危机感。

    而且虽然她喊的是“申大人”,但是就她女性的直觉来讲,她和阿黎的关系绝对不一般!

    这让弘喜一下子有了警惕心。

    她既然来了京都。就没打算空着手回去。

    申侗笠,是她认定的人,谁也不能把他抢走!

    “你就是白麂寨的女大王吧,久仰久仰!”弘喜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女子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而且她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正在被崇拜着。

    这真是一种陌生。而又美好的感觉。

    弘喜难得觉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她知道,山贼在别人看来,都是很坏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弘喜觉得,这个女人虽然胸大的有些讨厌,但是总的来讲,还算是个不错的人。

    弘喜马上就知道了那个大胸女人叫方红杏,已经嫁人了,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对她也亲近了不少。

    后来她和方红杏又说了不少的话,她才发现,原来她的脑子比自己好用的太多了。

    难怪她能和阿黎成为朋友。

    她告诉自己,男汉都是要尊严的,自己这么大咧咧的去求亲,还那么强硬的要求他只能娶自己一个,已经严重损害了申侗笠作为男汉的尊严。

    这让她很是惶恐,难怪阿黎对她的态度那么冷淡。

    不过方红杏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她每次指出自己哪里不对的时候,却还要让自己坚持那一点。

    就好比,她说这天下的男汉啊,都是喜欢三妻四妾的,让他们只能娶一个,那他们心里多少会不痛快。

    但是当她愿意退步的时候,她又骂自己蠢。

    有这个能力让自己的男汉只有自己一个妻子,为什么还要和别人分享呢!

    她这话说的也很对啊,可是她不是前后矛盾了吗?

    偏偏她什么话都不说的太明白,她脑子又笨,不懂只好把问题带回去,问军师。

    她还记得当时军师的表情,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若是这天下的女子,都有她这样的脑子,那天下的男汉,估计都只能守着一个过了。”

    她还是不大懂,再问军师的时候。

    他看着自己的神色中带着一丝遗憾:“你注定是到不了这种境界的,少问一点,免得到时候脑袋打结。”

    好吧,她是蠢了一点,但是军师这话,也未免太打击人了!

    而且,她虽然读书少,但是也知道,这脑袋是打不了结的,军师就知道忽悠自己了。
登陆7z小说网(pzv433.cn)阅读《红杏姑娘》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pzv433.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