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网上炒股

7z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捡了只爱豆(书号:42992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捡到了

作者:五号薰衣草
    宋洁二话不说跑了出去。

    “怎么了?”欧阳洵从厨房出来,端着早餐。

    “不知道啊。我和她打了招呼,结果她非常错愕地跑了。”夏瑶耸耸肩,抱着被单朝洗衣机走去。

    欧阳洵瞥见床单上那一抹红,猜到些七七八八。

    早餐是鸡蛋土司培根,苹果,欧阳洵冰牛奶,夏瑶热牛奶。

    “欧阳洵你太贤惠了!想要娶回家。”夏瑶忍不住称赞。

    “夏总裁这是要包.养我?”欧阳洵配合地调侃。

    “有心无力。你看,我没你有钱。”夏瑶无奈摊手。

    “除了你这人,我不接受其他贿赂。”一本正经开/车。

    “饿了,吃早饭。”夏瑶转移话题。原话题没法继续。

    欧阳洵将餐盘举高,她够不着。

    “没包.养我,没有无偿劳动。”

    夏瑶:???这人大清早发什么疯?她就不该开始这个话题。

    “你想要什么?”她抬头问他。

    头一回,她嫌弃欧阳洵的身高。太高了。要是能再矮那么四厘米,缩到一米八就完美了,她心想。现在抬头多累啊。

    “你猜。猜对了就给你。”

    这人好欠揍。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欧阳洵。

    若不是欧阳洵,说出这样欠揍的话,夏瑶绝对转身就走。

    两人对视片刻,夏瑶秒懂。他想要早安吻。因为目光来来回回,反复落在她唇上。

    不就亲亲嘛。

    夏瑶踮起脚,碰了一下,刚要离开,欧阳洵将餐盘放到身后的料理台上,及时禁锢住她,一手搂着她腰,一手在她后脖颈摩/挲,将早安吻不断加深,轻轻扫过她的贝/齿,浅/尝/辄/止。

    但夏瑶还是羞红了脸。早上感官要比昨晚更加敏感,欧阳洵的男性气息也更加浓烈。

    她快速从他背后捞过早餐,生怕他再耍花招。

    两人刚分开不到一拳头的距离,门再次被打开,宋洁走了进来。

    身为谈了多年恋爱即将结婚的过来人,宋洁敏锐地察觉出厨房非同寻常的暧昧氛围。两人虽然迅速分开,但她依旧捕捉到了那么一瞬。

    再说,光看夏瑶略微红/肿的嘴/唇和两颊的红晕,不用想就知道前一秒在干什么。

    没啥可大惊小怪的,毕竟两人都……

    宋洁神神秘秘,带着暧昧不明的表情将一个不透明的塑料袋放在其中一把餐椅上,千叮咛万嘱咐:“拿回房间再打开!一定一定要在房间打开!不客气!”

    说完去启动洗衣机,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夏瑶一头雾水。不过看宋洁如此严肃认真的模样,她还真听话地拿起袋子上楼,欧阳洵跟在后面。

    她在床尾坐下,打开袋子,里面大大小小好几盒,五颜六色。

    她随意拿出一盒,举到面前,搞明白是什么之后,恨不得将它直接从窗口扔出去。

    她为什么要允许欧阳洵跟上来。早饭它不香吗?

    宋洁给他俩买了这么一袋,估摸有十盒,计/生/用/品!款式型号五花八门。

    夏瑶想找个缝钻下去。她又想做蘑菇了。乌龟也不错。可能地瓜更好一点……

    “我去扔了!”

    夏瑶像触电般把手上这盒扔回去,一把抓起袋子就要向外冲,被欧阳洵拦住。

    “等等。”

    他从夏瑶手里拽过袋子,打开,拿出了三盒:“这些可以扔。”

    然后,把剩下的拿出来,一盒接一盒叠放整齐,认真将它们放入床头柜。

    夏瑶:“……”

    “这三盒为什么……”她垂眸看着被他扔出来的三盒,莫名其妙。他对这很有经验?有经验就有问题!

    “不合适。”欧阳洵积极抢答。

    夏瑶:“……”

    “我可以再去补三盒。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欧阳洵异常认真,甚至还,很善解人意的语气。

    夏瑶:“……”

    其实饭圈很污,“中华鲟”们带头污。谁还没做过“叮/当/猫”了,没做过怕不是真爱粉!没做过就是个蕾/丝/边!毕竟二十一世纪,男女地位平等。

    看就看吧,女孩子家家还在评论区聚众讨论,还要将照片不断放大——这也是她们总要求高清原图的原因之一。

    不光如此,有时觉得硬照不够明显,直接上动图,完了还要上局部动图。

    但大家都是,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平时在屏幕面前一个个都是女.流.氓,虎/狼/之词出口成章;实际见到真人的时候吧,远远看到他一眼,就能丧失语言能力。

    演唱会前排的人民币玩家,在欧阳洵扫视台下时,接到他目光那一瞬,就那么不到一秒的时间,她们就是:啊啊啊啊!我和哥哥对视了!哥哥看到我了!死而无憾!

    因此晕过去的不在少数。每次摇滚区都会有那么几个,被保安大叔拔萝卜那样拔出来(因为摇滚区的粉丝都是疯狂向前挤,内场利用率其实只有三分之一),场面一度很惨烈。

    夏瑶也做过叮/当/猫。但理论和实践,啊呸!网络和现实,完全两码事!她不接受也经不起这样的调侃!

    她打了个滚翻下床,坐到地上,从床沿探出脑袋,只露出眼睛,隔着床和欧阳洵对望。

    “欧阳洵,”她控诉道:“我们才在一起第一天。我……我不是那么随便的女生。就算等姨妈走了,那这时间也……”

    欧阳洵被她这反应逗笑了。

    他走到她跟前,蹲下,和她平视,不带半点戏谑:“任何事情,你都有权利跟我说不,不止这件事。我会尊重你,一直都会。

    “夏瑶,瑶宝贝,你是至今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我们家,都依你。”

    有些人,一眼就是永远。

    是否认定一个人,从来都不是以认识的时间为衡量标准。这,是命中注定。

    突如其来的深情告白,夏瑶沉溺其中,颇受感动。但是,追星高级玩家,赢在出戏。

    她从后裤袋里抽出手机,打开录音软件:“你把最后六个字再说一遍?”

    “我们家,都依你。”口齿清晰,一板一眼。说完还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好吧,夏瑶承认被撩到了。

    男神想要撩动她,真的分分钟,毫不费力气。

    谁让她超吃欧阳洵的颜呢。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都对夏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既然都依我,那……”

    避.孕.套这三个字也就跟小姐妹一起的时候,能口无遮拦像谈论遮阳帽那样自然地从口中说出。面对欧阳洵,夏瑶还是难以启齿。

    她伸手点了点那个装了不该装的东西的床头柜,“那个是不是该处理掉。”

    “不能浪费。”

    真是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贯彻到底,祖国的好苗苗。

    “再说,”欧阳洵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免得她继续纠结在处理掉这个问题上,“应急品。有备无患。”

    “有备无患?”夏瑶横了他一眼,继续道:“你不如直接点,未雨绸缪,不安好心!”

    “嗯,文学功底不错。成语用得很精准。”

    “我还能精准地形容你。”夏瑶不罢休。

    撕逼拌嘴啥的,她最在行了。饭圈混了那么多年——干啥啥不行,吵架第一名,可谓大多数粉丝的真实写照。

    “什么?”欧阳洵饶有兴趣。

    ***

    “兴趣”二字在欧阳洵身上可真不多见——千年等一回。他向来除了对音乐,其他都可以有可无。

    当年第一张专辑大爆,顾与兴高采烈,屁颠屁颠跑到他家,将他手里的鼓槌一把抽走,“欧阳洵,你猜猜,专辑销量多少!”

    他冷冷扫了顾与一眼,不等顾与反应过来就拿回鼓槌,继续。

    “我说欧阳洵,从小到大对任何事物提不起兴趣就算了。你现在是个音乐人士,销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你的饭碗啊饭碗!“

    “嗯。“这话没说错,欧阳洵表示赞同。

    可顾与不乐意了。冷冷一个“嗯”,配不上他所带来的这个消息的价值。

    从穿着开裆裤成为哥们一起玩到现在,同学里男生女生都羡慕顾与——就像后宫妃子羡慕皇后,地方官员羡慕大臣——流水的同班同学,铁打的顾与。能留在集学神男神为一体的欧阳洵身边的唯一人。

    大家都认为他俩一定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尤其是女生,特别爱这么以为——成天缠着顾与打听欧阳洵。顾与每每三缄其口,于是外界一致认为——能跟欧阳洵成为铁哥们的,不简单。

    事实是,欧阳洵对待顾与这兄弟和流水同学的差别就是这个“嗯”。

    因为别人连个“嗯”都得不到……

    “你真的就完全不好奇?”顾与不死心。让欧阳洵开口问他些什么怎么就这么难!

    上学的时候也是,永远都只有顾与他请教欧阳洵问题,欧阳洵永远都是个——万事通。

    一个闷葫芦,不知道从哪得来那么多消息。题目也就算了那是智商,其他各路消息为什么也比顾与这个上蹿下跳的地头蛇知道得多……

    顾与像是醒悟了,“你已经知道销量了?”

    “不知道。”

    顾与得意地下巴都往天上抬:“你唱片公司的老板,是我兄弟的爸爸,我这里,一手情报!欧阳洵你有我真是你的福气。”

    事实情况是,顾与在一旁自嗨上天,也没换来欧阳洵一个眼神。在欧阳洵眼里,顾与这大活人似乎完全没爵士鼓有意思。

    最后还是顾与主动报了数据。然后欧阳洵终于跟他说了句完整的话:“你可以走了吗?”

    所以说,别让顾与碰上夏瑶。三观能颠覆不说,这种天差地别的待遇可能直接会让他自闭。

    ***

    “衣/冠/禽/兽。以后的词典,这成语不用多余的解释,衣/冠/禽/兽,冒号,欧阳洵。通俗易懂,诠释到位。“

    欧阳洵:“……”

    门厅里停完车刚进门的张驰:“……”这姑娘胆子长毛了。两人手牵手是什么情况??

    听到开门声跑来的宋洁:“……”衣/冠/禽/兽都用上了,欧阳洵你可以的……

    “夏瑶,床单你确定要洗?”她有些神神秘秘,眼神暗示意味不明。

    夏瑶:“你说什么?”

    张洁问她啥了?确不确定洗床单?这床单高级到不能洗?那她送去干洗吧……话说回来为什么要买一条如此娇贵的床单……

    “我的意思,其实床单不太适合洗。”宋洁冲她挤眉弄眼。

    “哦,那我吃完早饭拿去干洗店。”有钱人的世界她夏瑶不懂。但既然是她弄脏的,那就将这条床单好生伺候吧。

    宋洁终于绷不住了,含蓄委婉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是这样,我老家的风俗,第一次的印记是要珍藏的,对女人意义非凡。我的就处理过用小礼盒封起来了。能给感情保鲜!”

    说完她腻歪地抱住张驰手臂,头靠在他肩上。

    这都哪跟哪……

    欧阳洵已经听不下去,面无表情,拉开椅子示意夏瑶就座。

    “姐,”夏瑶哭笑不得,“那是大姨妈。”

    宋洁:“……”天哪她都说了什么!还有那一袋见不得光的东西!亏她还自作聪明!

    张驰:凉凉,要丢饭碗了。婚礼延期……
登陆7z小说网(pzv433.cn)阅读《捡了只爱豆》最新章节^-^[手机版请访问http://m.pzv433.cn]